用户名:  密码:
铁拳之敌(七十三)逆流
作者:卧牛真人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09 14:58      字数:2182
  少年的心跳几乎和呼吸一起停滞。
  眼前虚幻的世界就像是暴风雨中的蝴蝶般支离破碎。
  破碎的蝴蝶尸骸,又组成了一副斑斓而瑰丽的画卷。
  在无尽的星海中,一条银河般的道路朝着彼岸蔓延,银白色的道路上铺满了熊熊燃烧的荆棘,烧焦的荆棘里又分泌出足以令人痛不欲生的毒液。
  这就是通往“真实”的道路。
  这就是通往“人类”的道路。
  自己,真要踏上这样的道路吗?
  格斯的喉结滚动,只觉胸膛中有一团烧融的钢水要喷涌而出。
  明知这极有可能仍是恶魔的手段,但他却说不出,也不想说出半句反驳之言。
  “走吧。”
  吕轻尘微笑,不在乎格斯心底究竟怎么想,却是抓住了少年的手腕,“让我们去到最终的战场!”
  格斯晕头转向回到了伤兵营。
  这时候前线的战斗愈发激烈。
  即便离开最前线还有好几十里远,但战场上雷霆般的隆隆声,仍旧如惊涛骇浪,一波高过一波地涌动过来,震得人从耳膜到脚底,都一阵阵酥麻难当。
  天边的烈焰,从战场一路烧到天上,把夜空映照得像是一口倒扣下来,烧红的大铁锅,锅底随时都会被烧出巨大的窟窿。
  已经很久没有伤兵被运送下来。
  倒是有不少惊慌失措的溃兵,丢盔弃甲,乱哄哄经过伤兵营。
  发现伤兵营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和孤魂野鬼,这些溃兵倒也懒得滋扰,只是一路慌不择路继续朝南方逃去。
  格斯和格蕾两姐弟壮着胆子向他们询问前线的状况,溃兵们也说不清楚,只知道两支大军杀得犬牙交错,难解难分,到处都是包围和反包围,崩溃,聚拢和再次崩溃。
  蒸汽军是仓促成军的乌合之众,无论纪律,士气还是训练都远远比不过铁拳军,小股部队一旦被打崩溃,便很难再度集结起来,晕头转向之间,只要有一两个怯懦畏战者临阵退缩,往往就会引发连锁反应,带动成百上千人一起逃跑。
  很多蒸汽军连敌人的面都没见过,就稀里糊涂逃了下来,也是有的。
  而铁拳军终究是训练有素的百战精锐,即便被打伤打残,只要没有丧失机动力,便能再次聚拢,面不改色地投入战场。
  话说回来,这里毕竟是南方地界,算是机械和蒸汽教的主场。
  正所谓“蚁多咬死象”,乌合之众的数量超过极限,也有可能压倒质量。
  的确有不少乌合之众一触即溃甚至不战自溃,但双方主力纠缠住的消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,却有更多乌合之众源源不断赶来,随着乌合之众的数量越来越多,人多势众的优势愈加得以发挥,战线也正在逐渐稳定下来。
  因此,现在还说不好究竟鹿死谁手。
  或许双方都越来越接近胜负和生死的极限,就像两名咬牙坚持的拳手,都期待着只需要最后重重一拳,就能令对方轰然倒下,再也爬不起来。
  “我们应该去最前线!”
  格斯和格蕾找到了安德烈。
  这支来自北方的蒸汽军残兵,肩负的使命是守护伤兵营,并没有参与双方主力的决战。
  但他们一路南下的过程中,见识了不止一次从格斯手里施展出来的“神迹”,对格斯崇拜到了狂热的程度。
  更何况,格斯说的也不无道理。
  “现在战事进入焦灼阶段,双方主力都死挺着最后一口气,谁能在这时候得到新的筹码——哪怕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小小的筹码,都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,令胜利的天平倒向自己一边!”
  格斯咬牙道,“虽然我们的人手不多,实力不强,但谁说我们不能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筹码呢?
  “至于危险,当然有危险,但我们一路南下到了这里,除了冒险一搏之外,还有别的选择吗?
  “要知道,那些溃兵都是本乡本土之人,即便蒸汽军真的惨败,他们只要往水网密布的芦苇荡里一躲,往十万大山里一藏,任谁都找不到他们。
  “而我们呢,我们都来自北方,一路南下的过程中还杀死了无数铁拳军以及拳神殿祭司,早就在拳神殿挂上了号,如果蒸汽军真的惨败,铁拳军乘胜追击,展开大搜捕的话,我们没有任何希望,能逃过天罗地网的。
  “所以,无论是为了战胜铁拳军和拳神殿,彻底……掌控自己的命运,还是仅仅为了活下去,我们都应该逆流而上,杀向决战的战场!”
  格斯的话深深打动了每一名残兵的心。
  当然,更有可能是这些残兵想起了矢爆枪、火神炮以及蜂巢发射器那惊天动地,摧枯拉朽的威力。
  倘若两军焦灼之时,他们作为一支奇兵杀出,帮助格斯用那种恐怖无比的武器,直接摧毁铁拳军的核心,的确极有可能,一举奠定胜局。
  一切就这样决定了。
  残兵原本负责守护伤兵营,但那是伤兵,老弱以及物资都充足时候的任务。
  现在,伤兵营几乎变成一片鬼蜮,再驻扎在这里,没有丝毫意义。
  残兵原本就枕戈待旦,被格斯激发出了最后的血气和求生欲,片刻之后,便成为无数溃兵中,唯一的逆行者。
  众多溃兵见到残兵们的行止,自然大为惊异。
  但这时候秩序已经全面失控,连溃兵都无人阻拦,更别说这些一些冲向战场“赴死”的残兵,更加无人拦截。
  众多溃兵也并非全部都是怯战者。
  很多人都是蒸汽和机械教的狂热信徒,全家老小都被铁拳军屠杀干净,和拳神殿有着化不开的血海深仇。
  只是被乱纷纷的洪流裹挟,身不由己才被带离战场。
  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地之后,溃兵终于冷静下来,也稍稍恢复了几分组织和纪律。
  这会儿,一看,一问,知道连一支来自北方的残兵,都这样义无反顾地逆流而上,准备和铁拳军主力去一决生死。
  再看自己的表现,这些狂热信徒们简直是羞愧欲死。
  再加上格斯“圣子”的大名,早就宣扬出去,很多狂信徒都有所耳闻。
  即便平日里半信半疑,不拿这个“圣子”当真,但这会儿,“圣子”率兵逆流而上,总归是颠扑不破的事实。
  在火把的映照,或许还有恶魔的蛊惑下,格斯稍显稚嫩的模样,却是无比神圣和伟岸。
  因此,走出几十里地之后,跟在格斯和格蕾身后的追随者,竟然不止安德烈率领的北方残兵,而是包含了几十支溃兵队伍中的狂信徒,人数陡然膨胀了十倍!
请记住本站首发域名:www.bookw.info 手机版用户访问地址:m.bookw.info